一芽一叶采摘标准给安吉白茶套上了“紧箍咒”?

一芽一叶,是安吉白茶精品茶近乎苛刻的采摘标准,自2006年列入国家标准正式实施以来,精益求精、定位高端的安吉茶企就严格执行至今,已成为茶商、消费者挑选茶叶的一项评判指标。


  可以说,这一严苛的标准为安吉白茶用短短三十年时间奠定国内茗茶界的地位立下了汗马功劳。不过,时至今日,也有不少茶企认为,这项标准似乎成为套在茶产业头上的一道“紧箍咒”……


  关键词:人工成本四十倍差额


  “只有在我这里采摘5年以上的采茶工,才能按斤算钱。”溪龙乡大泽坞茶场负责人叶小方今年实行了新的工资计算方法,采茶工“新手”仍然按天算钱,5年以上的按斤算钱。虽然这样一来,“老手”的工资达到200元/天甚至更高,但叶小方仍觉得划算:“老采茶工有经验,采摘符合一芽一叶精品茶的标准,速度也快。”


  他算了笔账,采茶工按天算钱需要120元,一天的采摘量约3斤鲜叶,即每斤鲜叶的人工成本需要40元,而老采茶工按30元/斤鲜叶计算,至少可以采5斤。两者相比,不仅数量上按斤算钱更划算,质量也有保证。


  “安吉白茶的采摘标准太严,和其他茶类比起来,在人工成本这一市场竞争力的起跑线上,就输了一筹。”龙王山茶业负责人潘元清说,安吉白茶按照国家标准规定划分为精品、特级、一级和二级,其中,精品和特级要求一芽一叶、一级要求达到一芽二叶、二级要求达到一芽三叶。


  受访茶企算了一笔账:在安吉白茶刚开采时,一个采茶工一天大约只能采1斤鲜叶,而其他如普洱茶、大红袍等可以达到40斤,按照4斤鲜叶炒制1斤干茶的比例、采茶工120元/天的工资计算,平摊到普洱、大红袍上的人工成本只需要12元/斤,而安吉白茶的人工成本需要480元/斤。仅采摘成本一项,安吉白茶就是其40倍之多。


  “成本高,价格就高,虽然与精品茶的定位、‘身份’相匹配,也成就了安吉白茶在茗茶界的品牌,但市场竞争力在客观上就要略弱。”受访茶企认为,从长远看,或还存在采茶工用工危机。


  当初参与订制标准的茶企坦言,人工成本的飙升是当初没有想到的。


  关键词:利用率低仅百分之五


  当品质、质量方面的效益上升空间偏窄之后,数量即“利用率”的问题就显现了出来。尤其是近两年来,一芽一叶采摘标准的另一个负面影响开始凸显:茶园利用效率偏低。


  “辛辛苦苦忙一年,其实只为采茶季那二十天,一年的收益如何,就看这段时间。”潘元清说,要满足这样的采摘标准,茶园只能这样培养,不能和有些茶叶一样“应采尽采”。


  业内皆知,铁观音等茶类之所以能一天采40斤,是因为茶农可以“随心所欲”的采摘,而安吉白茶不同,一芽一叶的采摘标准使得一亩茶园在一个茶季也就是一年的鲜叶产出只有30斤左右。


  为了提高茶园利用效率,千道湾等茶企从2009年左右就开始探索用安吉白茶生产红茶的技术。经过六七年的摸索和市场反馈,“安吉红”这样的红茶品种已形成“规模”,龙王山、恒盛、峰禾等年产销量靠前的规模茶企均已涉足。


  即使如此,峰禾茶厂负责人马荣达还认为茶园利用率远远没有被充分开发,高档明前茶只利用了可采茶叶的3%-5%,剩下的95%的都被浪费掉了。他曾试图生产抹茶及超微绿茶粉,但投入大回报小,最后只能放弃。


  从去年开始,龙王山茶叶公司和浙江大学合作,开发白茶面膜。据潘元清介绍,白茶粉只是这种面膜的原料之一,对采摘没任何要求。


  利用率低,不仅体现在茶园效益和延伸产品开发上,今年多位规模茶企负责人还在探讨茶叶加工厂房闲置利用的问题。


  “投资上千万元建起的厂房,一年开工一个月,剩下的时间都在闲置。”马荣达直言,去年和国外茶企谈厂房出租未果,今年还要继续找出路。


  关键词:治标先行开拓增量


  80元—160元/斤,是今年溪龙青叶市场开市期间某一天的价格区间。这一倍的差价源自哪里?


  “除了茶叶本身的品质,采摘标准是最大因素。”潘元清说,散户茶农对一芽一叶标准的执行并不严格,为了早点收回成本,“搂到碗里都是菜”的现象很普遍。


  换句话说,品牌茶企需要接受相关部门的检测,也需要维持品牌价值,而散户茶农却无须面对这种情况,可以“为所欲为”。


  他认为,散户茶农这一做法,直接扰乱了市场,导致茶企经常面对新经销商“为什么安吉白茶临时交易市场的干茶价格比你们低得多”的尴尬提问。


  这种局面可以改变吗?


  就市场规律而言,“一芽一叶”早已作为安吉白茶精品茶品质评判的“代名词”被市场接受和认可,修改标准极易导致这种认可被推翻,进而影响安吉白茶的市场美誉度和品牌价值,可谓牵一发而动全身。


  “只能先采取‘治标’的方式,扩大公司+基地+农户经营模式的比例。”潘元清说,用订单农业的方式,把更多茶园纳入到严格执行一芽一叶采摘标准的茶企序列中,让茶企掌握更多优质鲜叶资源,以提高茶产业的利润空间。


  扩大订单茶园比例,需要相关部门、乡镇的帮助。“整片整村的茶园流转,前期工作肯定需要当地乡镇的帮忙。”潘元清认为,龙王山目前只有自己的2000亩茶园,之所以没有发展订单茶农,原因即在于此。


  有茶企认为,破除“一芽一叶”带来的负面影响,治本之策在一产之外。除了“安吉红”,茶旅游、茶饮食、茶面膜、茶饮料等目前尚处于起步阶段的二产研发、三产扩张都是可取之路。


  “最重要的是,这个行业在享受一芽一叶标准带来的好处的同时,也到了清醒认识其负面效应的关头,要有远见意识。”受访茶企认为。


                                                                  安吉茗仕茶业编辑

浙江安吉茗仕茶业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地址:浙江省安吉县祥和路395-401号